院子裡的食堂-「Yokoneco &リスの食堂」

「我的乾燥花和料理都是自學,能分享的就只有經驗。⋯⋯而我會在日復一日看似重複規律的工作中找到今日的樂趣,或許是又多進步一點、多學到一點。」第一次和Sandra見面時,她向我這麼說。

「松鼠食堂(リスの食堂)」和「Yokoneco」是位於台中的家庭式料理食堂和乾燥花工作室,門口沒有招牌,只能認水藍色鐵門和鵝黃色老信箱作為標記,進門後卻彷彿別有洞天,院子裡長滿了龍眼樹、楊桃樹、爬牆虎、釋迦、野莓、無花果、橄欖樹⋯⋯很難想像這是在市中心。走進白色的日式老平房,有點緊的木拉門是原始的模樣,牛奶燈替空間打了暖黃的底色,乾燥過的煙霧樹窩在角落,變成稻穗色的繡球花懸吊掛滿木頭屋樑,廁所也傳來尤加利葉的香氣;牆台上一整排陶作或木製小屋,約捧在掌心大小都是友人致贈或旅行的回憶。

要進入這電影般的場景得事先預約,食堂僅供應週三至週六的午餐,每週隨市場食材更換菜單;其餘時間備料、偶爾有乾燥花或季節料理課程。

食堂招牌是研磨過的印度香料和大量蔬菜慢慢燉煮的咖哩,或是第二市場口感甚好的黑豚肉燒成台式家常口味、微裹粉炸過的鯛魚塊泡在南蠻醋汁中的酸酸甜甜。配菜也卯足全力不能被比下去:自家淺漬的小黃瓜、柚香蘿蔔、甜嫩的貝比生菜,最後再淋上春天釀的梅味噌醬;白米飯則用花蓮「熱香冷彈」的有機米,份量不多時用砂鍋或鑄鐵鍋煮,因為受熱循環充分,打開鍋蓋還能看到「螃蟹洞」⋯⋯這些來自土地、農夫和料理人的愛,盛裝在台灣陶作家手作的碗皿裡,讓人開動前想真心大喊一聲:「いただきます(謝謝賞賜)!」

別忘了留點胃給飯後甜點,自家養的雞蛋不需擔心來源不明,和有機黃豆煮的豆漿烤出有彈性的戚風蛋糕;捱著手痛一顆一顆剝秋收的黃金板栗,部分糖漬蜜起來下酒,部分則煮成法式焦糖栗子醬,添點蘭姆酒的栗子泥擠成褐色的白朗峰;手打依思尼鮮奶油綴上花園裡摘的蘋果薄荷、青蒿或夏堇花;貪心的全部都想要就點一杯帕菲或水果茶弗(triffle)獨享。或是追加點杯飲料,氣泡水沖進自家糖漬的晚崙西亞橙片、釀季節水果酵素,味道家常簡單,但身體總能感受到來自食材的健康活力。

如果來訪者有一絲絲的欣羨和嚮往,要記得所有浪漫美好的背後都是勞心勞力堆疊而來的,廢墟不會自動再生、雜草不會天然削減,更別提同樣熱愛植物的害蟲們,日常的整理維護繁瑣,需要更強韌的愛與耐心來支撐。

透過好友D認識了店主Sandra,可說是身邊的自然科和家政科老師。她總是如此熱忱且不吝於告訴旁人大自然的情報和秘密,一起走在花園指認植物的名字,今年的錫葉藤晚開了、摘點蝶豆花來煮糖漿、最近野莓結果可以做盤飾⋯⋯那種感覺像是一旦知曉貓狗的名字,忽然間便和對方產生連結與感情,植物也是如此。也託她的福,重新認識許多食材真正的滋味,應證了有時候挑食只是因為沒有吃到適切的料理方法,比如原先我不愛的茄子、醜豆、號稱「森林的奶油」的酪梨、梅酒⋯⋯ 都再給他們一次進入我生命的機會。

季節的流動也變得鮮明起來,春天約定好一起拿有機的青梅釀酒,或分次慢慢加入無漂色的冰糖讓時間幫忙做酵素;夏天學著處理麻竹筍做成土佐煮,或是去店裡吃南洋風的泰式酸辣和綠咖哩,把身體裡的暑氣逼出一些;秋天的松鼠市集結束後,我們再一起露營野炊、上山淘金般瘋狂撿櫟樹的果實;冬天投入過聖誕節的氣氛,全身沾滿諾貝松的黏液和針森林香氣,手紮一圈結實的男子漢花圈。生活的細節逐漸富足起來、日子的滋味增加更多層次,像是在熬煮一鍋湯,慢慢丟進「專注」、「浪漫」、「觀察」等配料細細融化,或許這才是真正的「慢活」定義,不僅是把步調放慢,而是帶著更高度意識的體驗。

是一間在身體和精神層面都能獲得溫潤養分的食堂。

(本文摘錄自《手繪台中日和》一書)

Yokoneco &リスの食堂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Yokoneco2009/
台中市西區(食堂週三至週六中午營業,須事先預約)

 

Comments

comments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